师生聊学 我要加入聊学 加入聊学
主题 关于省管县体制的疑问
 记得去年十七届三中全会曾经提出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省直管县的体制,并将从财政体制开始改革。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推行的市管县体制造就了一批地区政治经济中心,但广大县域经济体的发展则受到了它的阻碍,政府机构叠加膨胀,两极分化日趋严重。但是如果取消市一级行政区域,会导致省级人大及一府两院工作量急剧扩大,诸如青海、江苏等省由于省会位置偏离中心,不便进行管理,尤其是司法系统将缺少一级诉讼,最高院将会面临更多的再审,现有的司法体系不得不进行彻底改革。有方法提出行政省管县,也就是说保留地级人大和司法系统,并由它们来管辖县,其行政机构只管理市区,但是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地级政府无法管县,但却能在司法上制约县,似不妥;地级人大既要管市区,又要管县,它的代表将怎么分配?如果地级人大完全脱离对县的管理,其选出的地级法院检察院也会很难管理县,又不妥。因此,接下来这样的改革如何改,才能全面而又妥当?(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课程学生 09300130074)
蓝天小楷  时间:2009-10-15  访问量:2616
主题 老师回复

09300130074同学:

    你好!迟复为歉!

你结合学习“当代中国政治制度”,关注并思考现实政治与行政的发展变迁,这很好。我们提倡在“夯实基础,操练思维”的同时,尽可能地去“感受实际”,而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校内书”。

关于“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省直管县的体制”,按我理解,并非意味着要取消“市一级行政区域”,而是要逐步取消较大的市(设区的市 / 地级市)对县的管辖。也就是说,较大的市仍会存在,只是它不再管辖县(及县级市),而只管其城区本身。事实上,城市政府原本并不管农村,较大的市的政府原本并不管县政府。上世纪50年代末才有少数较大的市管辖县,而80年代初起在江浙等许多省相继推行市管县体制,一个时期内形成了我国地方行政体制改革的一大亮点。其意图、成效,以及后来出现的一些弊端,在此不加赘述。

对于你特别提到的省直管县后人大及一府两院系统的问题,我的看法是:

1、上下级政府是领导与被领导关系。省直管县后,省级政府在领导下级(地级及县级)政府方面的工作量必然增大,其对下级政府的领导/管理幅度明显扩大。为此,是否需要恢复地区行政公署,作为省级政府的派出机关?有观点则不主张恢复地区行政公署而主张实行小省制,即缩小省级区域以减小省级政府的领导/管理幅度。问题在于,小省制势必大大增加省级区域的数量(建国初50余个),增大中央政府的领导/管理幅度。那末,是否需要如建国初期那样在全国分设几个大行政区?当然,也有观点认为,在当今互联网与高速公路时代,信息传递如此便捷的情况下,省直管县后省政府完全可以应对领导/管理幅度的扩大,无须恢复地区行政公署,也无须实行小省制。对于上述不同观点,当然还可以作进一步研讨;

2、省直管县后,省级人大将由设区的市的人大与县级人大所选举的代表组成。上级人大常委会对下级人大常委会并非领导关系,省级人大只是在对下级(地级及县级)人大进行法律监督、工作指导与联系方面增加一些工作量。如省域内设地区行政公署,那末,省级人大亦可在各个“地区”设立自己的工作联络处一类的机构;

3、省直管县后,县的司法机关将不再受较大的市的司法机关制约。依据两院各自组织法,省级法院、检察院下面,可以在几个县的范围内设中级法院与省级检察院分院。亦即,一个省域内设多个中级法院与省级检察院分院。如恢复地区行政公署的话,则可按“地区”设中级法院与省级检察院分院。

以上看法仅供参考,切莫代替与封闭你的思维。你若有兴趣,可以再多读一些法律文献与相关教材、论著,作进一步思考,还可试写小论文。

祝学习进步!

浦兴祖09.1025

 

 

 


关于聊学
孔子讲学

“聊学”是古今中外都曾采用的一种学习形式,如中国思想家孔子,古希腊柏拉图,都注重开放式的讲学方式。如今,“聊学”是浦兴祖教授在教学过程中所采用的一种教学形式,即在讨论中学习,寓教于聊。

这种学习方式是一种开放的、自由的,聊天般地谈论学习,聊天般地谈论学术。现在把这种方式移植到网上,也就是“网上聊学”了。

开设此栏就是在网上建立一个小小的学习平台,大家就学习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这一课程过程中遇到的感想、体会、问题,都可以在此发表。

本栏的交流限制在学术探讨范围,如果有什么关于网站建设的意见、建议,请到“进言网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