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聊学 我要加入聊学 加入聊学
主题 王同学与浦老师关于政府改革
您好!上次聊学这感觉真的收获很多,我以后每次都会坚持留下来的。这学期很荣幸可以上您的课,而且同时也可以听扶老师讲课。真是一举两得啊 !上学期我记忆犹新的是您给我党校做讲座,我真的是在下面听得津津有味。呵呵! 我最近在图书馆看了一些关于政府改革的文章,有些提法让我觉得蛮有想法的,想与您探讨一下。 1,都知道我们现在的检察机关都是在政府之下的,那么它如何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呢 ?所以有人认为监察机关应该在人大之下,而不是政府之下。我初想觉得很有道理,但是细想觉得可施行性不强,首先我们的人大不是常任制,所以不稳定不专业,而且照现实来看,似乎走过场现象比较严重,而且权力又在政治局常委手中,他们都是兼任政府领导人的。所以不管监督局设在哪个之下,都是由政府说了算的,所以腐败真的是很难治理啊!上次留下来聊学,您说可以把暗地里的利益明化,这个问题我曾经跟孙老师探讨过,就像新加坡的官员俸禄是很高的,以高薪养官的效用到底有多少,孙老师说人的贪心是无限的,关键是观念问题,我觉得很有道理。 2,还有就是有人建议可以施行总理选举差额制,两个候选人选出一个。我觉得这是可行的,首先如果两个候选人都是共产党员,究竟谁当选其实对于党的治理是没有影响的,最起码这是走向民主的关键一步,就像现在的俄罗斯的选举,有很多候选人但是明眼人都知道结果毫无悬念,但是这起码也是一种公开的选举,只是不公平而已,我觉得可以效仿,而且我们的候选人如果都是党员,其实没有什么关系的。而且现在也不是魅力权威时代了,领导人的个人魅力不像以前那么重要,其实要在中国选出两个能力都不错的人也不是难事。 当然以上只是一个国政一年级学生的幼稚想法,请老师指教,呵呵!谢谢! 祝安康!
lovelyguy  时间:2009-05-03  访问量:2364
主题 老师回复

你好!因故迟复为歉!

    你课后去图书馆阅读相关参考书,又能积极思考与提问,很好!希望坚持下去,也欢迎在课后聊学时“每次都会坚持留下来”,这会有利于你的学习,特别是有利于“操练思维”。你提的问题都很重要,由于后面上课时还会进一步涉及,故在此只作简复。你可继续阅读,继续思考,届时则踊跃参加课堂讨论。

    关于问题1,首先请分清“检察机关”与“监察机关”之别,这可是“夯实基础”呢!前者属于司法机关,在理论上制度上本来已置于人大之下,而不是在政府之下(可不能说“都知道我们现在的检察机关都是在政府之下的”!)。后者在目前属于国家行政机关,是政府内部的监察机关,确实设在政府之下。从体制了上讲,监察机关可以监督本级或下级政府内部的组织与公务员。只是难以监督本级政府的首长,因为它是在政府首长领导之下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将它置于人大之下,可能更便于从政府之外之上监督整个政府。当然,也未必。这要看人大的实际权威性。目前来看,人大权威性较以往确有提高,但还远未达到理论、宪法、制度所规定的应有高度。其中原因较复杂。有人大自身方面的(但不能说“人大[或人大代表]不是常任制”!),也有其他方面的,如党与人大的关系(但注意:政治局常委并未“都是兼任政府领导人”!)。

   至于腐败问题,也很复杂。我上次聊学时主张通过合理的政绩考核机制与激励机制,将官员的逐利趋向引导到与政府改革目标(转变职能)相一致的方向上去。这也是防腐倡廉的一种思路。诚然,反腐须多管齐下。至于高薪能否养廉,见仁见智,还可讨论。反腐之关键是什么?也还可讨论。

    关于问题2,实行总理等职务的“差额产生”,本人认为也是可以考虑的(注意,不一定是“选举”,可能是“表决决定”,如总理)。如若两个人选都是中共党员,那也不会影响中共执政。至于何时能实行之,又涉及多方面因素。我想,很可能会走到这一步的。

以上简复,供参考。


关于聊学
孔子讲学

“聊学”是古今中外都曾采用的一种学习形式,如中国思想家孔子,古希腊柏拉图,都注重开放式的讲学方式。如今,“聊学”是浦兴祖教授在教学过程中所采用的一种教学形式,即在讨论中学习,寓教于聊。

这种学习方式是一种开放的、自由的,聊天般地谈论学习,聊天般地谈论学术。现在把这种方式移植到网上,也就是“网上聊学”了。

开设此栏就是在网上建立一个小小的学习平台,大家就学习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这一课程过程中遇到的感想、体会、问题,都可以在此发表。

本栏的交流限制在学术探讨范围,如果有什么关于网站建设的意见、建议,请到“进言网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