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聊学 我要加入聊学 加入聊学
主题 关于聊学后的一点感想
浦老师:
  您好!
  今天晚上我第一次参加聊学,感觉受益匪浅,以前一直没来真的觉得很可惜。在讨论中我收获了很多,一开始其实不知道该聊些什么,但是一旦说开了之后,很多想法就会在讨论中产生。今天您在说关于村民选举村长时提到的切身利益性,我觉得颇为有理,同时经过思考之后我改变了我原先认为村民选举没有作用的悲观想法,确实,民主化对于中国来说是一条很长的路,但是并不代表没有希望。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日本5、60年代的情况,当时就觉得日本太糟糕了,黑社会还很猖狂,但是现在日本的情况有目共睹,所以对中国民主化的未来,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然后,我又联想到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两人对民主的意见也许对今天的讨论党和民众在人民代表的选举的问题有一定的帮助。首先,柏拉图就认为民众不可信,大多数人都只掌握了意见,却不具备真理和智慧,因此民众所制定的习惯法应该被废除,多数人的参政选举也并不能使城邦发展的更好。社会应由哲人王来统治;亚里士多德就对此提出了批评意见,他认为民众长期实践积累的习惯许多正是智慧的结晶,不可一概抹杀,民众也具有智慧,最好的政体应该是混合政体。现在我国在人大代表的选举的操控上,正像是柏拉图的思想,可以看出领导阶层对民众的不放心,他们谨慎考虑为人民做出他们认为符合人民利益的代表,然而这种过度的家长式的监管反而没有让人大代表真正具有代表性。因此,我认为,在对人大代表的问题上,应采用亚里士多德的看法,相信民众的能力,以及要有培植民众政治文化素养的耐心,同时辅之以必要的干预,这样对人大的选举进行混合的方式,即一部分由党根据人大代表数量,不同的代表阶层和国情向下级推选,在这部分推选的人中,民众投票来选出人大代表,保证一定的科学性,同时增加独立候选人的份额,给予他们更大的空间,让人民来选择一部分的人大代表,这样可以保证一定的民主性,当然这样一部分独立候选人在政治背景上一定要受到监督,不能让潜在的分裂主义进入国家的政权机关,这就需要上级的监管,这样两相结合,既保证科学性又不失民主性,让选民觉得自己有选举人大代表的自由,同时渴望为百姓做事的代表也更能为人大制度带来活力。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拙见,感谢老师的耐心阅读!






 郑倩如


puxingzu  时间:2013-12-01  访问量:2200
主题 老师回复
郑倩如同学好!
        很高兴读到你先后传来的两篇学习笔记,一是旁听区人大常委会会议后的感想,一是参加课后聊学后的进一步思考。篇幅不长,但都写得很不错,真情实感,真实思考。我在第一堂课就强调,本课程的l2字教学理念是“夯实基础,操练思维,感受实际”。你课后参加聊学,是课堂学习的延伸。老师课堂教学针对全体学生,加上课时有限,有些内容或不一定讲到,或不一定展开,或不一定深化。通过聊学,聊天般地谈学,同学们可以提出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师生互动,进一步展开、深化,进一步激发思维。这肯定是有益的。欢迎以后你多参加聊学。
    此次你报名旁听了区人大常委会会议,是一次很好地“读无字之书”,“感受实际”的机会。你还写了“旁听感言”,从两个侧面指出了那次人大常委会会议可以肯定之处,以及有待改进之点,颇为客观。进而,表达了自己对于选举问题的看法,也不错,以后还可继续思考,继续深化。
    平心而论,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在实际运行中,均有进步,也均有差距,正如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政治学研究生在参与市人大活动一个月后的感慨:“比想象中好得多,比理想中差得远”。这种差距就是空间。我一直认为,未来的制度走向,由未来的社会历史条件决定。但,当下中国需要的是,当真、用足现有宏观制度的空间。可以不搞这不搞那,但,总得当真搞好自己这套制度的实际运行。这样,才能让制度见其实效,见其价值,才能使我们的民主政治逐步得以推进。如若不能当真、用足制度空间,如若抱有“不搞不行,真搞更不行”、“意思意思”的心态,如若不能克服制度运行中的种种形式主义之弊,那末,再有特色,再有优势的制度也无异于一纸空文。非但如此,还会导致人民大众对这套制度的不认同、不合作。我说,不在乎人家想不想“西化”我们,也不在乎人家是不是说我们不民主,而在于我们自己的人民有没有真正感受到通过这套制度在当家做主。那后者,才是决定这套制度生死存废的根本因素所在。你说对吗?更多的想法在以后(教室或网上)的聊学中再交流吧。
    请记住,老师的任何观点都不应封闭或代替同学们的独立思考,相反,应进一步激活同学们的思维。不唯书,不唯师,只唯真,只唯实。“读、思、写、谈,文 科 不 难”!
    另,你若同意,我想将你的两篇学习笔记与本邮件一起上传《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课程网,与同学们交流。如何?
祝进步!
浦兴祖
2013.11.29.

关于聊学
孔子讲学

“聊学”是古今中外都曾采用的一种学习形式,如中国思想家孔子,古希腊柏拉图,都注重开放式的讲学方式。如今,“聊学”是浦兴祖教授在教学过程中所采用的一种教学形式,即在讨论中学习,寓教于聊。

这种学习方式是一种开放的、自由的,聊天般地谈论学习,聊天般地谈论学术。现在把这种方式移植到网上,也就是“网上聊学”了。

开设此栏就是在网上建立一个小小的学习平台,大家就学习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这一课程过程中遇到的感想、体会、问题,都可以在此发表。

本栏的交流限制在学术探讨范围,如果有什么关于网站建设的意见、建议,请到“进言网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