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聊学 我要加入聊学 加入聊学
主题 关于政府控制信息交流的问题
蒲老师您好!
我是黎涵,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个问题是否是您的专业范畴,但是也不知道应该问谁所以向您请教一下。
您也知道,现代社会的信息流动速度十分快,可以算是信息爆炸与信息流窜的时代,在国内,我们能够通过网络了解即时发生的事情,也能够对社会重大问题提一些自己的看法,但是,其实我们也都知道,还是有很多很多信息被第一时间的封闭掉了,不仅是报刊杂志电视,甚至连网络都没有消息传出。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程度上的民主,只是政府给予我们的民主,不仅是国内,我们对于国外信息的摄取也少的可怜,基本只能够从国内的一些报刊上了解国外的事情,还一般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出来的:夸内贬外型。国外的网站我们基本都是进不去的,所以我一直觉得在这方面政府管的有些过严,每每提到这些民主我总是会觉得我们拿着政府施舍的民主来大谈进步。也许国家政府是有我们不能理解但是做的有道理的地方,所以我想听听您的看法,也许是我太偏激,但是这个问题的确困扰过我很久。希望您能解答~
黎涵 10300170130
10300170130  时间:2011-06-19  访问量:4019
主题 老师回复

黎涵同学:你好!

         对媒体的必要监管,尤其是在特殊时期,各国都是难免的。问题是,管什么、怎么管、管到何种程度,往往很难确立一个公认的绝对的尺度。

         正因为此,人们对监管就会见仁见智。有人认为管过了头,有人却认为管得还不够严。我自已有时候也觉得在某些方面是管得过严了。但,正如你所说,也许监管者“有我们不能理解但是做得有道理的地方”,尤其是当他们真正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全局的立场上时。而我们个人有时候则难以摆脱一己的、局部的立场。

          当然,毋庸讳言,有时候监督者也会出现偏颇,---- 或出于其认识上的局限,或出于其私利之驱动,以至于该严的过宽,该宽的过严。而平民百姓的朴素感觉有时候倒是正确的,所谓“群众的眼睛雪亮”。

         上面只是谈一点笼统的想法,供你参考,与你一起探讨。至于具体案例,是需要具体分析的。这里不一一赘述了。


关于聊学
孔子讲学

“聊学”是古今中外都曾采用的一种学习形式,如中国思想家孔子,古希腊柏拉图,都注重开放式的讲学方式。如今,“聊学”是浦兴祖教授在教学过程中所采用的一种教学形式,即在讨论中学习,寓教于聊。

这种学习方式是一种开放的、自由的,聊天般地谈论学习,聊天般地谈论学术。现在把这种方式移植到网上,也就是“网上聊学”了。

开设此栏就是在网上建立一个小小的学习平台,大家就学习当代中国政治制度这一课程过程中遇到的感想、体会、问题,都可以在此发表。

本栏的交流限制在学术探讨范围,如果有什么关于网站建设的意见、建议,请到“进言网建”。